五賀野青司

真宫寺是清的提款机
弹丸/日系推理/46G偶像厨
高山一実我老婆
一个垃圾文手,挖坑不填

 

有谁告诉我怎么样能让官方正式出来把这事解释了

考据和证据列过太多了,我也不想多说什么,请某手游粉丝尽快取关我,好让我自由自在、开开心心、无所顾忌地骂娘。

另外,官方微博回复我说要给解释的,这都拖几周了。

灵:

游戏玩过,也喷过好多次了,不想多说。

法系亲友给我讲的,照搬名字不容易被判定为侵权,只有内容也存在抄袭才能被定性。而具体能不能被法律追查还要看双方的辩护律师请得怎么样。

简而言之,我方除了能在道义上站住脚基本上就只能看着这玩意儿耍流氓了。除非肉彦能像金庸那样直接来场官司(基本不可能)。

想到师匠还叫过大将“这玩意儿”我觉得用这个词形容某游戏和它背后的公司都是抬举他们。

贴个传记三原文:

“你的表情怎么

 

明日への処方箋(1)

*原作:弹丸论破v3。

*会出现的cp(后文):姐清/吉梦/昆兔/百春/星斩。这一p是姐清(最原视角)的部分和枫的个人篇。

*主要还是以每个人的个人故事为主,cp为辅,所以你会发现有几个主线角色没有cp。

*回来继续挖大坑……这回是儿童病院paro的全员向。cp众多避雷/(大部分)角色是病患私设注意/年龄操作有。可能很长,可能弃坑。


1.

53号病室。

“姐姐——”

往日沉默寡言的男孩坐在最原终一对面的病床上,摘下面罩展露了笑容。就算面罩不被摘下,嘴角扬起的弧度也依然能够分辨。

男孩约莫十三四岁的样子——那相较同龄人纤细许多的手腕,以及不时的羞怯神情,让人很难相信他确是十三...

 

【星斩】きるみ

*原作:弹丸论破v3。

*cp:星龙马×东条斩美。

*不知道什么pa,反正不是原作pa,但他俩关系还是和原作一样。剧透,很短注意。


“Kill……me……”

嘶哑的声音从他冒血的喉咙里一点点挤出。

我用颤抖的手指拭去他嘴角冒出的几个小血泡。然而这只是徒劳。更多的鲜血正汩汩地从他唇间往外涌,一道红痕顺着脸颊蜿蜒而下,像是毒蛇急促下行,意欲噬咬他颈部的体肤。

“对不起,星。”我咬牙闭上双眼。

“……Kill, me.”

我膝头横放的那副急促起伏的胸膛突然静止不动,几乎是在他吐出最后一个音节的同时。

他在说什么傻话呢……让我杀了他什么的……还是用英文说的,是想要像美...

 

【姐清】Do You Wonder

*原作:弹丸论破v3。

*cp:真宫寺姐弟。

@laivaa 点的hp paro。好久没看hp了可能有bug注意。题目来自童话高中剧场版《路往仙境》的主题曲。

*很短的小短篇,实在抱歉,因为hp paro我是第一次写,没什么把握。


1.

在这个年代的人们心中,魔法似乎只存在于电影院。

某些本来看似平常的事物,比如对魔法的存在的确信,正在慢慢死去,变成人们心中的不可思议。

但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不可思议,只要存在,就是自有道理可循的。科学证明不了什么。某些人说,眼见不一定为实,你看到的这件事不能用科学解释,所以你看到的是虚假;但科学研究的成果,不也是人眼...

 

【昆兔】再一次

*原作:弹丸论破v3。

*cp:狱原昆太×入间美兔。

*私设如山。本来自己写的是个欢乐向的故事,被我改得面目全非最终变成刀子。

*我理解的美兔是那种嘴上不饶人但是内心很脆弱的角色,是那种一边骂着别人笨蛋一边又放心不下别人的人。


今天是他的生日。

“生日快乐,昆虫白痴。想要什么礼物的话,告诉本大爷。”

其实是我没来得及准备礼物。昨晚我背着他,偷偷打开抽屉,翻了一晚上的相册。按理来说,天才的入间美兔才不会做这种又白痴又浪费时间的事情。但真宫寺那个蠢货说的有点道理——抑制自己的情感,逃避过去发生的事情,甚至天真地以为制造出一个替代品就能够像以前那样生活下去,是软弱的表...

 

和@大江蛇子 太太一起填了这个问卷……写的过程特别愉快_(:зゝ∠)_

那个,最后一篇文我会补上的(喂)

 

【真狱】时间旅行者与蝴蝶

*原作:弹丸论破v3。

*cp:真宫寺是清×狱原昆太。

*时间旅行者的妻子paro。一方残疾注意,时间线打乱注意,视角有变换注意(第三人称→是清第一人称→昆太第一人称)。大家春节快乐(by小高青司)


·终了·

哗啦,哗啦——

“呜……昆太、昆太想回森林……想回家……”

早春的学院后门前,下着雨。

雨水打湿了少年的衣衫和身上的寸寸伤痕。泪水顺着脏兮兮的小脸淌下,啪嗒啪嗒地掉在地上,和雨水混合在一起。

名叫昆太的少年抬起一只手,用旧衬衫的袖子抹了抹脸,缓缓地站起来。

一位坐轮椅的长发男子,在一旁饶有兴味地盯着他看——

“他们欺负...

 

【真狱】林深

*原作:弹丸论破v3。

*cp:真宫寺是清×狱原昆太。幼年pa注意。

少年老成的是清和天真的昆太……hshshshs(。

*大家好我是北极圈食堂大妈青司(x),今天依然在自割腿肉。一个小短篇,很短很短,大概是糖吧。


“一、二——三!起飞!”

赤脚少年轻轻背起我。一小束阳光透过繁密的古老植被,投射在他浓密的发间。粗糙的发丝摩挲着我的脸颊。

“昆太君的头发怎么有植物的味道?”

“是森林的气味哦。是清住在城市里,一定不知道森林的气味是什么样的吧。”

他叫昆太,是个从小在丛林中长大的孩子,比我强壮得多。

一星期前,我瞒着姐姐用自己攒的钱买了票,坐上火车,到箱根以西...

 

【生贺】某绅士的守则

昆太生日快乐!

想认真写一次(我流)昆兔。

*原作:弹丸论破v3:大家一起飞小高的新学期

*cp:狱原昆太×入间美兔,避雷注意


1.

“午安!”

狱原昆太整整衣领,对相片中的人展露笑颜。每天的问候已经成为他的日常事务,尽管对方从未回覆过。

大雪昨夜停了。

宿舍的电视机里,年轻的新闻主播正在播送关于北方雪灾的消息。狱原没有注意听他在说些什么,只是把电视机开着,让从电视机扬声器中传出的嘈杂风声填满这个房间。窗外的才囚是一片茫茫的、肃静的白色。远远地,可以看见玻璃温室那边,几个女孩子们正围在一起堆着雪人——是秘密子、转子、安吉和白银。秘密子似乎兴致高涨,小披风在雪...

 

© 五賀野青司 | Powered by LOFTER